2020.04.15
“鸭脖能不能吃?” 呼唤科普跑在谣言前

“鸭脖能不能吃?” 呼唤科普跑在谣言前

 今天
  鴨脖是備受青睞的休閑美食。但最近網上傳言稱,鴨脖上面淋巴很多,而淋巴是用來排毒的,因此多吃鴨脖不利於人體健康。更有網友把收拾鴨子時的照片傳到網絡上,並聲稱照片中的幾顆橢圓形肉球就是鴨子的淋巴。這一傳言引發瞭眾多擔憂,愛吃鴨脖的網民紛紛表示,隻能忍痛割愛瞭。事實的真相如何?帶著疑問,央視財經記者采訪瞭專傢。(2016年11月15日人民網)     其實又何止是鴨脖?前些日,一條有關“蟹黃不能吃”的傳聞,在微博、微信等平臺流傳:美國紐約衛生局叫停華人吃蟹,稱蟹黃、蟹膏處化學物質集中、重金屬超標,會嚴重影響人的健康,甚至可能致癌。再之前,一則“自來水中檢測出疑似‘致癌物’亞硝胺,像極瞭當年空氣污染中被忽視的PM2.5”的消息引起瞭廣泛關註,一時間“水中PM2.5”成瞭人們熱議的詞匯,“致癌”的字眼亦引發瞭人們的擔憂……     食品安全,就像一柄達摩克利斯之劍,總是讓大眾心生恐慌。難道食品安全問題真的到瞭草木皆兵的境況?其實不然。鴨脖能不能吃?通過記者對專傢的求證,結論是安全的。而對於人們普遍擔心的“吃淋巴是否會得淋巴癌”的問題,專傢也表示沒有必然聯系。回頭再看蟹黃致癌、自來水致癌等等傳聞也同樣成瞭誇大其詞的危言聳聽和謠言。     事實證明,食品安全科普知識的欠缺和滯後是導致謠言大行其歐美精品亞洲日韓av道的激情文學網 根本原因。“今天”鴨脖致癌、“昨天”蟹黃致癌、“前天”喝自來水致癌,為何謠言總是能跑在食品安全科普的前面,讓廣大民眾備受一驚一乍的摧殘?     首先,民眾自身是謠言滿天飛的直接推手。網絡的高速發展,使得封閉性傳播的微信、微博成為無盡民眾獲取資訊信息的主要來源。傳統的紙媒時代,國人尚能將白紙黑字認定為呈堂證供,但微信時代的“平面文字”泛濫,早已讓民眾浮躁得沒瞭甄別的耐性,面對不辨真假的“危言”,更有諸多國人總是喜好“憂國憂民”般第一時間予以轉發,幾番線上線下,人雲亦雲、推波助瀾,結果是受眾惶惶不安。     其次,媒體報道欠缺嚴謹規范往往混淆視聽。在新媒體和傳統媒體的競爭中,個別媒體為提高點擊率,一切以吸引眼球為目標,通過生編硬造、無中生有,或者以偏概全,一味渲染;或者在專傢解讀環節不辯真偽,隨意采訪那些善於忽悠、誇大其詞、惡意曲解的“萬金油”專傢,使偽專傢大行其道,謬誤言論甚囂塵上,也成為造成社會恐日本一本二本免費區慌的重要推手。     再者,專傢聲音姍姍來遲總是讓人無端生疑。由於公眾食品安全科學常識模糊或欠缺,面對諸多“偽食品安全問題”常常深信不疑,而姍姍來遲的專傢聲音總是讓原本客觀的官方數據和權威解讀遭到質疑和攻擊,導致瞭社會信任的撕裂和消費恐慌的加劇。     民以食為天,食以安為先。面對一個物質無限充裕的時代,要消除公眾對健康的擔憂和焦慮,尤其需要食品安全科普的先行和常態化。     媒體應義不容辭的擔當對民眾食品安全科普的責任;專傢學者們要做到敢早發聲、多發聲、發好聲;民眾也應該學會一事當前、多些思考,自覺尋求和積累食品安全相關知識。隻有真正搭建好媒體、專傢和民眾三位一體的互動平臺,及時將政府部門的官方聲明、風險預警和各種資訊,進行精準追溯,才能消抹去謠言和恐慌滋生的土壤。     科普跑在瞭謠言前面,鴨脖還能不能吃之類的恐慌自然就會有效避免。